墨念谣

DC太有毒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所以我带上就有钱了对吗???

大概算占tag抱歉

脑子有些不正常

我现在想看超英骑猪(。

松姿鹤骨

第一章

"我说,你真的不要再跟着我了。"我轻微皱着眉头,轻微转身对着身旁与我年龄相仿的少年劝诉。

他张了张嘴,但话语终归是没有吐出,脸上有些无可奈何,他轻轻的走到我的面前,没有一点声音。

我们就这样僵持着,穿过两副眼镜,直视着对方的眼睛,我的眼睛里带上了一丝不满,而对方也毫不服输的迎面看来。

我们僵持了三分钟左右,终于有人打破了沉默。

"白梓鹤。"他轻轻喊着我的名字,但却被旁边更加聒噪的声音盖了过去。

"卧槽,小白你一个人在这里发啥神经啊!"

路旁铁栅栏围起的校园是我就读的高中。

声音的主人是我从小到大为数不多的熟人之一。

肖瑶放慢了奔跑的脚步,隔着黑色的铁栅栏冲我喊到:"马上上自习了你居然还在这有闲工夫发呆!"

"我马上就去,你先赶紧去吧。"我推了推眼镜,冲她回答道。

肖瑶也是毫不含糊的人,又撒开丫子跑向教学楼,毕竟班主任一边是不会放过除了我以外的迟到生。

"你要想跟来,就跟来吧。"

我转过身,不愿意在和面前的人多做争执,作出了一丝让步。

他的眉头轻轻蹙起,但我也毫不在乎的略过了他有些奇怪的脸色。

我迈开步子,穿过了面前的人,径直地向校门走去。

——————

我天生与众不同,从各种方面来说。

第一,从小到大,似乎每一件事都十分简单。

第一次意识到这件事是在第一天到幼儿园。看着周围哭闹的有些烦躁的同龄孩子,甚至看着有时犯傻的老师,我的内心都会感到无聊与疑惑(大概是为什么他们那么蠢我还要和他们呆在一起之类的问题吧)。

紧接着,我又意识到第二个不同的事。

指着树下那个冲我招手的陌生姐姐,幼稚园的其他孩子却一个都没有看见,老师也告诉我不要说谎。指着那个湖边的跟我差不多大大的小男孩,父母却让我不要瞎说。

幼稚园原先有个孩子的姐姐,来接妹妹时在路上出了车祸,香消玉殒。曾经有个小孩子和大人们去湖边玩耍,掉下湖没有人发现,不幸夭折。

一而再再而三,我终于顿悟了。

我可以看到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比如鬼。

——————

意识到这些的同时,我也意识到自己与别人似乎有些不同。

斟酌之下,我只告知了父母第一件事。因为第二件事似乎会让我更加与众不同。

他们看起来有些惊慌失措。

做了一个似乎是智商测试的东西之后,家里开始有陌生人来了。他们带着各色各样的书,开始教我不同的知识。

"学会它。"他们对我说。

拿着手里的辅导书,我照做了。

逐渐的,别人要花上二十分钟的高数题,我用上不到两分钟就可以轻松解决。别人连题目都读不懂的的物理题,我扫过一眼就知道答案。

再后来有一天,他们又把我带到了一个都是比我稍大些的孩子的地方,接着又领我到一个写着我的名字的桌子上做好。

"别出错。"他们说。

拿着手里的卷子,我照做了。

然后拿着一个什么什么证书,站在整个颁奖台红地毯中央,被记者们围绕着,回答了好多蠢到要死的问题。

再然后继续参加比赛,继续拿证书,继续被采访。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当做三流YY小说里的那种天才少年出名的。

说实话挺无聊的。

——————

周围类似鬼的那种东西还不少,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甚至有时候还会和他们聊天。

跟鬼(姑且称为鬼吧)聊天其实还是挺好的,比跟活人聊天有意思多了。起码不用在听那种拙劣的谎言,毕竟死了以后再撒谎好像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很小的时候,常常和我聊天的是楼上很早过世的刘爷爷,说是爷爷,他去世也不过四十多岁,作为警察的他在一次外勤任务中不幸因公殉职。他很忙,与妻子很晚才有了一个女儿。

当然这都是我大一些以后才了解的事。他总是那么笑眯眯地喜欢问我的学习与生活,喜欢和我讲他当警察时的趣闻趣事,喜欢和我倾诉他有多么爱他的妻子和小女儿。

刘爷爷去世时,刘家的姐姐好像才是个七八岁的小姑娘(我出生的时候她都上高中了,在我的记忆中是个很自立要强的女孩)。

刘爷爷总喜欢充满慈爱的的眼光望着她,抚摸着根本触碰不到的她的头。

刘姐姐出嫁的那天,刘爷爷自己一个人坐在楼道口望了半天,看着女儿幸福的笑容沉默不语。

自此后我再没看见过他。

再然后和我关系好的,是我初中学校里的一个学姐。长得好不好看我不不知道如何判断,但听说当年在我们学校也是个风云人物。学习还不错,就是人运气不好。中考完的那天,离校门没多远就让一报复社会的捅了个对穿。被捅的不止她一个,可偏偏就她被捅中了肺部要害,抢救无效给挂了。

说实话小姑娘挺乐观的,上面这些话都是她自己亲口告诉我的,说自己"美人就是红颜薄命"

每天我和她就是唠唠嗑,顺便被她抨击一下"上课从不听讲但他妈每次都能考全校第一的狗屁设定。"

出于人道主义、为她每天陪我聊天的补偿以及帮助她不知为何被困在学校里的灵魂,我帮她查了她当年的中考分数(看到后沉默了许久,"操你妈,要是不死的话可以进重点高中实验了。"她蹦出一句话。),告诉她她好朋友回校时间(她默默搂住了对着她曾经座位痛哭的姑娘)等等等等。

最后一次帮助她,是告诉她,她的弟弟上了这里的初一。

我在早上从窗口看见她飞跑到校门口,呆呆的看着长大的弟弟与叮咛弟弟的父母。

从那以后我也再没有看见过她。

——————

学姐消失后不久,我第一次遇见了松。

他似乎与别的灵魂不同,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我可以看见那些奇怪的东西。

他不会被束缚在某个特定的地点,他可以随意的出入任何场合。

况且,他遇见我的第一句话就是:"白梓鹤,说出你的愿望。无论你想要做什么我都可以——不,我都必须实现。"

这种被肖瑶称作马猴烧酒的展开可真让人琢磨不透。

很有趣的同时也让我感到一丝怀疑与不安。

我什么也没有告诉他(不过我也没有什么想要说的),只是默默的无视他的要求。

没错,要求。他24小时不停的在我耳边唠叨。如果他有实体能够触碰到我的话,我深信他绝对连半夜把我摇醒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

他纠缠了数天之后,似乎终于意识到了我对他的些许戒备。

"好吧,"他无奈的偏了偏头,"看来你很不信任我,以及我的能力。"

"你问些东西吧,我会竭尽全力回答的。"

说的异常视死如归,不对,他已经死了。

"你为什么执着于帮我实现愿望?"

"只有那样我才可以转世投胎,我已经在人间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徘徊一千多年了。"

他居然死了这么久吗?

"为什么不能立刻转世投胎?并不是所有人死了以后都会被人间所囚,不是吗?"

"转世投胎,首要的条件就是斩断前缘。但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一身轻松的放下自己这一辈子所经历的人和事的。"

"执念太深的鬼,就变成了地缚灵。只有他们自愿放下执念,或者是执念得到解决,他们才可以解脱。"

"我...上辈子的执念很深,深到即使后来我把他忘到一干二净还执着于此受它刻苦的折磨。"

"再后来我去阎王那里诉说了我的情况,他允诺给我一个办法让我投胎。"

"只要我连着实现指定的十个人的内心深处最渴望的愿望,我就可以转世投胎了。"

"我可以拒绝那些有悖伦理的要求,不过那样的话我需要从头计数。"

"好不容易终于过了九个人,最后却偏偏遇上你这个小鬼。"他耸了耸肩,轻轻一笑。

"看来我又要从头计数了。"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沉默低沉的气息,他脸上的笑容似乎揉杂进了几分失落。

"你...可以先留下来。"

该死的,我又一次出声了。

"你可以等着我找到自己内心的渴望,不过那可能需要你等上我这一辈子的时间。"

"我一千多年都熬过来了,不差这百八十年。"他似乎有些小惊喜,眼睛里的一丝落寞似乎消失了。"这总比我再一次人品大爆发凑上十个人靠谱多了,不是吗?"

其实刚才不管的话,就可以摆脱他了。

但依据我的性格,我似乎又不可能说不出口(很大一部分原因可能是受欣然的软心肠影响了)。

两个人的气氛不在那么尴尬,那天放学起码还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回去的。

"你怎么死的?"我最后问他。

"嘿——这可有点不礼貌!"他笑着,"不过很遗憾,我不记得了。"

"它似乎和我的执念一起被我抛到九霄云外了。"

————

"我们现在公布一下月考成绩——"

老班的嗓音还是那样洪亮的有些刺耳,把我从神游思绪中扯了回来。

"班里第一名白梓鹤,年级第一名。"他用手指点着手上苍白的名次单。

"你们要努力啊,即使超不过梓鹤同学也要和他缩小差距嘛。"

"你终于放弃让我们追上人那接近满分的成绩啦——"我听到后排有个声音压低了声音说到。

"第二名是欣然,年级十三。紧跟其后的是肖瑶,年级十四。"

我听见同桌的肖瑶又"干"了一遍她这次那道看错题的数学大题。紧接着又开始吹捧起了自己内心的红玫瑰白月光——欣然。

他顺着成绩单一点一点的念了下去,并逐科进行简单分析。

"这次年级前二十我们班才占了三个,一班这次有五个人!而且某两个人又一次没有闯进前十——就差那么点分你们努努力不行吗?还有些人我会单独一个个找到的,比如这几次成绩一直下滑的4号,再滑你就给我滑出太平洋吧!"

班里有人被老班的话逗笑,"嗤嗤"地笑出了声,我又听见肖瑶在我旁边罕见的爆粗口——一般她只有发成绩时才愿意带脏字骂人。

"操,谁不知道一班是死亡班啊?我他妈认识的所有尖子都在一班。五十个班四千人,就算我再崇拜老班他也不能这么瞎扯!"

前桌的欣然从桌下敲了敲桌子,示意肖瑶老班is watching her.

肖瑶噤了声,冲老班摆了个鬼脸,老班也知道这姑娘的脾性,叹了口气,走过来象征性地拍了拍她的脑袋,便继续开起动员大会。

下课铃声响起,老班刚一出门口,肖瑶就窜起身找前桌的欣然聊天。

"你的学校生活还挺有意思的嘛,"一直在我身边观望这一切的松,看好戏式的抱住胳膊。

我叹了口气,昨天我们因为这件事大吵了一架。

"也许吧。"

"说实话,小白,我很担心你的精神状况。我可以出钱让你去精神病院看看啥的。"

肖瑶脸上挤出了一个"允悲"的表情,凑到了我跟前。

"我严重怀疑你中了邪,如果你讳疾忌医不想去医院的话,我可以帮你跳跳大神啥的。"

"噗。""噗。"

两声分别出自千年鬼魂某某松和全校女神某欣然。

两个人最终是抑制不住笑出了声而且越笑越欢。

转身看了看仍然维持了一张苦瓜脸的肖瑶,我有些心累。

总感觉这种四个人的场面某种意义上很常见的样子。

————

"肖瑶。"

"嗯哼?"

"闭嘴。"

"我不☆"

"..."

"略略略~"